【双北】彼瞻淇澳

乱写,揉了很多古剑仙剑4的梗。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撒扫地第一次见到何田玉的时候就觉得他好看的像是诗三百里走出来的翩翩君子,是带着神仙气的。


撒扫地在很多很多年前不是一个扫地门童,而是上古神裔,蓬莱的大皇子。整个蓬莱一派的灵山秀水皆为他所有。然而就在他的小侄女出生的那一晚,天降五道天雷,子民死伤大半,悠悠青草青砖黛瓦皆化为一抔土,几乎毁了整个蓬莱。祸不单行,天雷撞破乌皇的封印,乌皇的元神钻进了他那刚刚出生的可爱的小侄女的身体里。族长气的直摇头,说话都是家门不幸打头,一会怨他说都是他在很多年前救回来的那个叫太子长琴的,逆了天意。这是老天不高...

【包策】秘密。

包拯有一个小秘密的。

秘密就是藏在心底不能和任何人说的事情。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他打小就爱看一些传奇话本,之前还没进书院的时候,他没什么书看,隔壁邻居郭家小哥哥经常会送各种旧话本来给他看,什么霸王破釜沉舟啦,长恨歌啦,黄帝炎帝二三三事啦。有的破有的旧,有的还缺页。中间缺个一页两页脑补一下还可以补上,最烦的就是看的兴起,发现缺的居然是结局,这就让人很不爽了。

虽然如此,但是每一本他都视若珍宝,藏在枕头下边,就怕被他娘发现。放在普通人那,这所谓的秘密不过就是,昨天吃米今天吃面后天想吃大白馒头一般微不足道的事情。

但是因为他是包拯。

不过细说起来这个秘密也不是没人知道,但是知道的人不巧都死于非命罢了。

哦,...

【沙李】梦里谁知身是客 三

  李达康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在小泥人中间就被作为祥瑞,帝王的象征为众人所周知,究其根本大概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李达康和朱雀白虎一起在海滨打闹的时候他被那两个混蛋合力打下山隘。遇到了南巡的黄帝,黄帝见他从天而降尊他为九天来使。奉为上宾,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最后亮出了最后的目的,好说歹说,把他们小泥人被他们妖类迫害,可怜兮兮的处境说了个十成十。最后拿出了纸和笔,求他画出世界上所有的妖怪的样子,以及驱逐方法。
  
  李达康想,没了女娲小泥人确实惨,他也惨。感同身受的应了两声,站在了泥人这边,大手一挥就开始画了起来,画朱雀那张的时候还给朱雀的名字大写加了个粗。
  
  
  再有就是后面秦王政被追杀...

【沙李】梦里谁知身是客「章二」

第一世嘴都没亲过,就小时候拉过手。反而有那种相敬如宾的感觉在,第一世老沙喜欢他,但老李更多是责任和愧疚

离开烈山部流月城,李达康寻着神农的气息一路往东,入眼的是一片神州大地。不同于昆仑山上终年不化的皑皑白雪,也不同九天单调的蓝和枯燥的白,当然和他在流月城上见到的死气沉沉黑漆漆一片的矩木也是云泥之别。就算是隆冬,神州大地也是这里一片红,那里一块绿,再过去一点又是一树流光,在雪地上烫出一块又一块的金斑。那景色李达康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李达康很喜欢雪,但是汉东的雪很少,每次和沙瑞金说起这件事都忍不住抱怨。沙瑞金闻言将他拥进怀里,在他耳边一遍又一遍的回忆他儿时被接到汉东以前,沙家村的年,北...

【沙李】梦里谁知身是客

白泽梗后续,发现神话梗很好玩,主要是用了古2的设定。

  沙瑞金比李达康退休的早一点,先回了汉东。他们为党和人民奋斗了一辈子,存下来的那点钱在林城的乡下,一个山清水秀,颇有曲径通幽世外桃源意味在里边的小山村里买了一座春有花,夏有风,秋有月,冬有雪的小宅子。是沙瑞金挑的,李达康负责刷卡付钱和驮物资进山。
  
  在人类社会摸爬滚打了数千年的李达康见到这个屋子,很快就抓住了关键问题,这个地方交通不咋地啊。在21世纪的林城,居然还有这样一个地方?气不打一处来的前任汉东省省长掏出手机就要打林城市委书记的电话,怼人的话都在口边了,被苦口婆心的前任汉东省省委书记给劝了回去。
  
  李达康一脸愤慨「老沙您别...

【沙李】吐真剂「瞎扯向」

本来想写吐真剂,后面写到一半,我们老李这么坦率的人,是需要吐真剂的人吗???后面为了让吐真剂有点价值,就开始鬼扯了。

  沙瑞金和李达康在一起了。
  
  沙瑞金觉得自己应该是和李达康在一起了…吧。
  
  这事说起来也不长,不就是沙瑞金又一春来的晚了点,年过半百动了春心,看上了他一个班子里的同志兼邻居兼车友,李达康。
  
  「不理你是男是女,我只知道我中意你。」对张国荣那张好看的脸有莫名其妙的好感,总是莫名其妙的想喊他师弟的沙瑞金一直把金枝玉叶中,张国荣的这句话作为自己的座右铭。所以他对于自己的性向这件事认识的十分坦荡,他还在想如果哪一天他忍不住对李达康告白了,而那时李达康用「我们都是男人。」...

再见湖师🙈🙈🙈

【苏兰】岁晚 「游戏向」

  方兰生到后面连自己都有点分不清自己到底是方兰生还是晋磊。
  
  午夜梦回之间他时常望着自己浑身浴血手持长剑,狠戾又癫狂。
  
  1.
  更多的时候方兰生会在梦里听见弹琴的声音。一声又一声,如泣如诉。梦醒之后他会想起欧阳少恭。早些年他还记得他那如画一般的眉眼,温和的朝自己笑着。开口是调笑与打趣,他说小兰贤惠。后面不知道是哪一天起,他再也想不起那个人的模样,却记得少年时代和更小的幼年时代自己喜欢跟在他后面,一声又一声的唤着少恭,等等我。
  
  少年时代的少恭喜欢带着他玩,曾经在一个雨后初霁的白日。少恭带着他在草丛里捉蛐蛐。
  
  少恭每次捉蛐蛐眼疾手快一抓一个准,而他,又扑又掏又堵还拿了水壶里...

【沙李AU】樱花树下 3-4

  早上沙瑞金出去锻炼的时候顺便买了两份早饭,回家的时候李达康已经醒了,对着个大衣柜愁眉苦脸。
  
  今天只是接机,穿正装显得太正式。但是不穿正装吧他又真的不想穿沙瑞金的那一套套运动服冲锋衣。讲真远着看过去就和送快递的似的。感慨沙瑞金的审美为什么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变成这样了。那自己被他看上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这时沙瑞金上楼喊他吃饭,他只穿了一件衬衣,松松垮垮的搭身上。忍不住就过去自背后将他搂进怀里。李达康一挑眉,不住笑了,心想招惹了一个大号树袋熊真是烦。
  
  他反身也抱住他,沙瑞金讶于他如此主动,倒也受用的闭上眼。
  
  李达康眨了眨眼,脑袋埋在他颈窝,嗅了嗅。然后一口用力啃了下去。沙瑞金嘶...

1 / 12

© KKKatsura✨ | Powered by LOFTER